胡榮康和沈嘉用了20多分鐘才把防護服脫下來

陳剛把名字直接寫在口罩上

在急救中心調度室,車輛使用情況一目了然

要用消毒液先進行手部的消殺

消殺完成后,胡榮康露出了笑容

拖下來的防護服等裝備,必須裝進醫用垃圾袋,先用消毒水消毒,然后再進一步處理

急救車的醫生和司機是最早接觸病患的人,也是距離病患最近的人群之一,做好自身的防護非常重要。每次救治或轉運任務結束,急救車要消殺一個半小時?!懊摲雷o服時,我們嚴格按照操作流程,寧可仔細再仔細,也不會追求快,要講求防控和消殺的正確、有效?!鄙蚝F秸f。 說話間,陳剛又坐上急救車出發了,向著目的地疾駛而去。

記者在杭州市急救中心余杭分中心見到陳剛時,他剛接到指令準備出發,去救治一名有發燒癥狀的患者。記者發現,在他戴的口罩上寫著自己的名字。

    “帶上口罩后,彼此一下子都認不出來了,這樣可以方便大家相認。再說去接病患,他們一眼就在口罩上看到醫生的名字,也許會讓他們安心一點?!标悇傉f。

這段時間,急救中心的任務很重。往年春節,基本上每天平均救治和轉運60趟左右,今年春節一下子增加到每天100多趟,初二那天更是達到了近130趟。在平均100多趟的任務中,有三分之二是救治轉運有發熱、咳嗽癥狀的病人?!肮ぷ鲝姸确浅4?,我們的醫生、司機都很辛苦!”急救中心辦公室主任沈海平對記者說。

原本,陳剛應該在新西蘭的某個風景宜人的地方,和家人一起旅游,歡度新春佳節,因為疫情的爆發,他主動取消籌劃了半年的旅行,投入到疫情防控一線?!皼]啥理由,這是我的崗位,也是我的職責,一旦工作需要,我就必須出現在崗位上?!标悇偟貙τ浾哒f。

目前,杭州市急救中心余杭分中心一共有急救車35輛,其中負壓救護車7輛。負壓救護車最大的特點是“負壓”,所謂“負壓”就是利用技術手段使車內氣壓低于外界大氣壓,讓空氣在自由流動時只能從車外流向車內,而且“負壓”還能將車內的空氣進行無害化處理后排出,避免更多的人受到感染。這種救護車在救治和轉運傳染病等特殊病人時,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醫務人員交叉感染的機率。

車上還配備了呼吸機、除顫儀、心電監護儀等全套搶救設備,安裝了紫外線消毒燈、中心供氧接口等,一般呼吸系統的病患都會使用負壓救護車救治和轉運。

陳剛出發前,醫生胡榮康和司機沈嘉剛剛轉運了一名發熱病人,他們正在脫防護服,進行身體的消毒殺菌處理。

記者看到,兩人足足用了20多分鐘才把防護服脫下來,而在整個過程中,他們一直非常仔細謹慎?!跋麣⑦^程要嚴格按照防護要求來做,這既是對自己負責,也是對他人負責?!焙鷺s康對記者說。